文章目录

  • 晓看天色暮看云 行也思君 坐也思君

  • 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

  • 我现在有点生气,等我缓一会儿,我就来哄你。——《偏执宠爱》

  • 我看着月亮,月亮也在看着我,但是它同时也看着别人,我就有点不开心

  • 当是你最无欲无求的时候。没有企图心(不需要求取信息,不求对方好感,不担心对方对你的印象评价,甚至不在乎是否还有下一次交谈)。这时的你最恣意、随性、真诚、坦率,同时又不乏对对方的尊重与感恩。节奏可快可舒,话题不拘一格,权看对方喜好;间或的沉默也不会令你局促不安,费心地思考如何接下一个话题;当然如若聊到分歧处,也不至于拘谨或懊恼。随处可以终止,随时又可以再捡起继续。这种愉悦并不是来自于被认同感或征服感,而是短暂的,“吾即是世界”的满足感

  • 处对象 我是耐看型 虽然一开始你会觉得我丑 但是看久了就忍下来了

  • 可明明故事还没有开始,为什么要让自己显得卑微呢?